疑金立拖累 深天馬擬計提壞賬準備1.86億

  • 您好,歡迎使用百貿網  
疑金立拖累 深天馬擬計提壞賬準備1.86億
時間:2018-02-08 來源: 百貿網轉自互聯網,如對貴司有侵權行為,請聯系百貿網刪除

2月5日晚間,深天馬A發布公告稱,擬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約1.86億元(未經審計),影響2017 年度歸屬于母公司凈利潤減少約 1.86億元(未經審計)。  深天馬A在公告中表示,2017 年度擬計提壞賬準備約 1.86億元(未經審計),其中單項金額重大,單獨進行減值測試計提壞賬準備約1.76億元(未經審計)。對于單項金額重大,單獨進行減值測試的應收賬款,主要為個別客戶未能按照與公司約定的付款日履行付款義務,公司已及時積極通過合法合規的手段采取了資產保全等應對措施,公司將繼續采取措施降低風險。  矛頭直指金立  雖然深天馬A在公告中稱,是“個別客戶”未能按約定履行付款義務,但是一系列跡象均把矛頭指向了金立。  深天馬主要從事中小尺寸顯示面板和模組的生產銷售,包括金立、小米等手機廠商都是其全面屏面板的客戶。  “確實是金立賴賬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上海天馬公司前員工告訴中國家電網,金立是天馬的戰略合作伙伴,這次的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公告確實與金立有關。  雖然身為戰略合作伙伴,但是金立與天馬早已鬧到對簿公堂。  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公示信息顯示,2017年6月27日,法院判決東莞市金銘電子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東莞金銘)向廈門天馬微電子有限公司支付債權轉讓對價款242.288247萬美元(約人民幣1530萬元)。  中國家電網了解到,東莞金銘公司法人為金立董事長劉立榮,其中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出資比例為92%。而且,目前東莞金銘還有資產處于抵押狀態。  金立董事長劉立榮此前接受證券時報采訪時表示,深天馬A已經申請對金立采取資產保全措施,申請保全資產約1.75億元。對照來看,深天馬A單項計提的1.76億元壞賬準備應為金立資金鏈危機所致。  此外,市場有消息稱,金立2017年資金鏈出現重大問題,欠款金額達到百億元,其中拖欠銀行86億元,拖欠供應商近40億元,其中最多的某供應商達7.5億元。而金立內部人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則表示,具體金額接近但應該沒有超過100億。  1月26日,維科精華發布公告,由于子公司維科電池存在涉及訴訟的應收貨款8409.99萬元,可能導致公司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。據了解,維科電池在訴訟中的被告就是金立系公司及劉立榮。  1月30日,主營攝像頭模組和觸控顯示模組的歐菲科技發布公告稱,對部分客戶的應收賬款計提壞賬損失3億元。有業內人士稱,歐菲科技3億元計提壞賬也是源于金立的欠款。  比樂視要樂觀?  在金立資金危機被爆出后,有消息稱是劉立榮在澳門賭博欠債所致。不過,劉立榮隨后出面澄清:金立資金鏈問題爆發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營銷費用和投資費用投入超限。2016、2017年金立營銷費用投入60多億,近三年對外投資費用30多億元,兩項費用接近100億,對金立資金鏈造成很大影響,導致貨款周轉困難,在拖欠貨款后被供貨商申請資產保全。  在資深媒體人朱江華看來,金立在營銷冠名上狂轟亂炸、新建生產基地和大廈極大的消耗了現金流,再加上銷量不如預期帶來的庫存壓力,最終導致了金立今日的困境。  猶記得2016年中,金立花重金請馮小剛和余文樂一起拍攝廣告,從防止隱私泄密的角度來強調安全加密的定位。2017年中,本欲通過簽約薛之謙,在商務屬性之外向年輕化、時尚化靠攏,可惜薛之謙人設崩塌,后請來的劉濤也“指向不明”。除了明星代言,金立還大舉進行綜藝營銷,先后冠名贊助了《笑傲江湖》、《四大名助》、《今夜百樂門》、《歡樂喜劇人3》、《跨界歌王》、《最強大腦》等綜藝節目,但其品牌定位的“人格分裂”始終沒有解決。  到了2017年11月,劉立榮親自站臺,一口氣發布8款全面屏手機,宣稱全系列產品轉型全面屏。如此激進的AII- in態度,很容易讓人想起“明日回國”的賈躍亭。  全面轉型全面屏,不但讓以往的品牌定位和廣告費徒勞無功,同時也加劇了產品、產業層面危機的爆發。  國際市場調研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研究總監James Yan認為,2017年下半年中國市場全面屏大戰打響,全面屏手機將在中國市場成為主流機型。然而全面屏新機型的推廣也是一把雙刃劍,在刺激消費者換機需求的同時,也為舊機型帶來更加激烈競爭,讓廠商清理舊機庫存變得更加艱難。  除了全面轉型全面屏帶來的不利因素之外,2017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出貨量首次下跌,也讓手機廠商們備受煎熬。  市場分析機構Canalys發布的最新統計報告顯示,2017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年總出貨量為4.59億部,較2016年下跌4%,這也是中國首次出現智能手機年總出貨量下滑的情況。  同時調研機構GFK分析稱,目前中國手機市場資源快速集中,已由原來的“倒三角”演變為“T”型格局,即頭部品牌繼續擴張產品線,高中低價位全線洗牌,腰部品牌空間大幅壓縮,小品牌產品與消費者形成斷層,渠道難以滲透,市場活力大幅減弱。  GfK的數據顯示,2017年金立手機國內銷量排名第七,售出1494萬部手機,與年初劉立榮定下的國內保底3000萬部、挑戰3800萬部的目標銷量相差甚遠。  面對金立負債累累的處境,有人擔心劉立榮會不會像賈躍亭一樣跑路。  劉立榮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:“我不會跑路,債務會一步步償還,金立對解決這次危機是有信心的,現在的感覺是被纏住了動彈不得,希望能有一個寬松的環境來解決問題。”

相關商機:

>> 返回家用電器資訊
p3试机号096